足部保健被热敷烫伤 店铺判赔车模万余元

摘要

开设在上海市大街小巷各类足部保健门店,可谓星罗棋布。不仅老年人甚至年轻人,都会定期光顾此类收费廉价的洗足店享受保健。但此类名目繁多的足浴保健项目,要想尝试还得有一番勇气的,不

开设在上海市大街小巷各类足部保健门店,可谓星罗棋布。不仅老年人甚至年轻人,都会定期光顾此类收费廉价的洗足店享受保健。但此类名目繁多的足浴保健项目,要想尝试还得有一番勇气的,不然享受不成却落下被灼伤的后果。近日,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对车模裴小姐状告上海某足部保健中心(以下简称:足部保健中心)伤害赔偿案,作出判决由该足部保健中心赔偿裴小姐各类损失1.07万余元。

  2013年4月6日晚7时30分至9时30分许,25岁的车模裴小姐在该足部保健中心接受套餐服务,服务内容包括在身体局部分别进行生姜热敷、沙袋热敷及全身推拿等,其中沙袋中装有热石子。当晚10时31分,裴小姐曾在微信留言:做完腿部护理才发现腿部被烫出个包。裴小姐还去药房购买“灼伤膏”及纱布、胶带自行疗伤。

  4月18日、4月23日,裴小姐又两次至该足部保健中心接受足疗、捏脚、背部精油三项服务,4月26日裴小姐去医院灼伤科就诊,病史记载主诉:热力灼伤右小腿7天。灼伤时间“4月19日”,灼伤原因“热石”,灼伤部位“足周”,诊断为热力灼伤右小腿0.2%,III度,医嘱因创面深,愈后疤痕增生且手术可能。次日裴小姐复诊时被收治住院手术,出院后裴小姐又复诊多次,共花费医疗费5171.28元。

  2013年8月下旬,车模裴小姐诉称当时因长时间接触热物质,导致被烫伤的右小腿失去了知觉和疼痛感。后经自行处置伤情未能缓解,才去求医治疗被诊断为髋和下肢三度烫伤,认为被烫伤系足浴场所雇员未尽注意义务所致。声称身为车模就靠两条美腿来支撑车展,故经常光顾足部保健服务,仅无法参加19个工作日车模车展收入损失就达3.8万元,遂提出各类损失4.7万余元的赔偿费。

  法庭上,该足部保健中心对裴小姐于2013年4月6日在该店进行A套餐消费无异议,认为服务中会将装有热石子(温度为30至40度)的沙袋放置于顾客的颈部和腰部,但腿部不会放置热物质。令人不解的是在4月18日、4月23日,裴小姐两次在该店消费时均未提及被烫伤之事,认为裴小姐损伤于该店无关。还称即使该损伤与该店服务行为存在因果关系,因裴小姐未及时就医而自行买药治疗,自身亦存在过错,应承担一定责任。

  审理中,根据法院委托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,认定裴小姐右小腿灼伤系2013年4月6日所致,可给予一定期限的休息、护理及营养时间。

  法院认为,在医学原理上烫伤可分为低温烫伤和高温烫伤,低温烫伤时的疼痛感不明显,表皮会出现红肿、水泡等现象,严重可导致其皮下组织坏死,达到三度烫伤程度。本案即为低温烫伤,根据裴小姐曾发布微信的事实,结合她在该店结账时间及服务内容、所购药物及医院病史记录,法院确认该足部保健中心于4月6日提供套餐服务存在安全瑕疵,导致裴小姐右小腿被热力灼伤。而裴小姐在疼痛感不明显的情况下,事发后再次至该店接受其他内容保健服务尚属合理认知范围,鉴于裴小姐系非医学专业人士,在皮肤表面损伤后自行购买药物进行对症处理属自助行为,该行为并无明显不当。但裴小姐在伤情未见好转且逐渐加重时,主观上对伤情存在误判导致损害结果扩大。而裴小姐出示的车展合同签订时间是在她受伤之后,且无证据证明她能实际参加19个车展日,所主张3.8万元车展收入属预期可得利益缺乏依据,遂法院酌定由该足部保健中心承担裴小姐被烫伤的80%赔偿责任,赔付裴小姐各类损失10761.02元。

刘芹律师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