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码法官身处疫区办案 千万纠纷远程指尖化解

摘要

2月17日,在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人民法院“红码法官”的不懈努力下,一起标的1000余万的建设工程施工纠纷撤诉结案。2018年8月,原告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A公司)与被告

   2月17日,在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人民法院“红码法官”的不懈努力下,一起标的1000余万的建设工程施工纠纷撤诉结案。

  2018年8月,原告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A公司)与被告某石油转运公司(以下简称B公司)签订了一个总承包施工合同,由A公司承建B公司开发的某海岛上的综合楼。

  开工后,B公司一直存在拖欠及未足额付款情形,A公司一边盖楼一边催讨,严重影响其正常施工,导致大楼从2019年6月起处于半停工状态,直至全面停工。

  2019年10月,A公司终于向B公司发函告知解约,并主张1130万元欠款和索赔160余万停工损失。

  而此时的B公司也颇有些无奈,并非有意拖欠,因受关联企业等因素影响,无法及时给付欠款。

  协商不下,2019年12月,A公司将B公司告上法庭。

  普陀法院收案后,合议庭多次进行庭前分析研判,此案事实清楚,B公司方确实存在违约情形。但合议庭认为,此案若是一直“打”下去,对双方都不好:A公司无法竣工验收,B公司很难另找承包企业“接盘”,而且如果要定损,接下去可能要进行鉴定,进行鉴定又要涉及工程量和已完工部分的工程质量鉴定,极有可能拖个一年半载也结不了……

  2020年1月6日,此案在普陀法院开庭,审判长袁承志和审判员王娟向双方企业明晰利弊,临近年关,双方表示先回去各自掂量。

  一转眼新冠疫情席卷全国,武汉封城,交通停摆,本案的合议庭成员王娟身处湖北疫区,成了“红码”,但她从没忘了这个案子,怕影响双方企业复工。王娟出于为企业利益着想,通过电话、移动微法院等形式加强沟通,反复劝解,时时跟进。

  沟通过程中,王娟发现被告方有较高的调解意向,于是放更多的精力和时间,劝解原告方,将可能产生的风险一一告知,同时与其他合议庭成员多次开展线上合议。

  双方当事人被王娟的用心打动,又恰逢企业复工潮,经协调,B公司表示能先给付一部分进度款,希望A公司能尽快复工继续承建,A公司也考虑到企业现下资金压力紧张,亟需复工回拢资金。双方终于达成一致,B公司给付了部分进度款并承诺后续按约履行,A公司尽快复工继续承建。

  2月17日,原告代理人在移动微法院上递交了撤诉申请,普陀法院裁定予以撤诉。至此,一起标的1000余万的建设工程施工纠纷撤诉结案,将双方损失降到最低并顺利复工。

刘芹律师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