的哥雨夜甩醉酒乘客酿命案 拿走乘客钱和手机

摘要

阅读提示|“的哥的行为确实不道德。但不应上升到法律高度。应在其力所能及情况下,给予受害人适当赔偿……”郑州一的哥载醉酒乘客回家,客人下车后,的哥又载上这名客人转圈,

阅读提示|“的哥的行为确实不道德。但不应上升到法律高度。应在其力所能及情况下,给予受害人适当赔偿……”郑州一的哥载醉酒乘客回家,客人下车后,的哥又载上这名客人转圈,如此三次,不仅拿走乘客所有的钱,还拿走了乘客的手机……3天后,乘客的尸体在郑州东区东风渠内被发现。的哥因涉嫌诈骗被拘留。就民事方面,一审法院判的哥一方承担30%的责任。原被告双方均提出上诉,10月9日上午,郑州中院二审开庭审理此案。

  为骗钱,三次拉乘客兜圈

  在郑州中院,法官用圆桌法庭审理此案,在法官的主持下,原被告双方围坐在一张圆桌前展开辩论。

  案件主要当事人,出租车司机张涛也出现在庭审现场。尽管事情过去4年多时间,张的行为给受害人家属造成的伤痛仍无法抹去,受害人家属当庭怒斥张涛,情绪几近失控。

  2009年8月28日晚上,受害人高先生和朋友,在郑州市文化路与任寨北街一酒店就餐。当晚10时左右用餐结束。高在酒店门口坐上一辆出租车,独自离去。高在黄河路与东明路口下车后,又乘坐张涛驾驶的豫AT2156出租车,要求到郑东新区黄河东路。

  根据张涛对警方的供述,他驾车行至郑东新区黄河东路一人烟稀少处,告知被害人“黄河东路到了”。当时,天开始下雨。后他在黄河路九如路站牌附近,又发现先前拉的这个乘客。乘客身上已经湿了。所在位置距第一次下车的位置不远。“我想他可能喝多了,想多骗他点钱。问他到哪里?他说到黄河东路。”

  张又开始拉着受害人,沿黄河东路往南,在附近转了一圈后,把乘客拉到农业东路与如意路交叉口南站牌处,说黄河东路到了,车费60多元,而计价器显示是十四五元(具体多少忘了),乘客拿出100元钱。张找了对方30多元钱。

  张涛随后想,对方喝多了,兜里还有钱,还可以再拉他骗他的钱。便又调头拐到如意路与农业路交叉口站牌附近,这时雨更大了。受害人仍在原处,看到张的车就摆手拦车。第三次拉上受害人,问他到哪里?受害人还是说到黄河东路。张涛就又沿着如意路往东开了几百米,又调头往如意路逆行几百米,把车停到如意路上。告诉受害人:黄河东路到了,车费90元(计价器显示8元)。乘客从上身掏出一些钱,张说不够。乘客又从裤兜内拿钱,其间,一张卡和一个手机掉在车内。乘客把兜里所有钱都拿出来,下车走了。

  三天后,乘客的尸体出现在东风渠

  3天后,一环卫工人在东风渠莲花丛中,发现一具尸体,遂报案。经警方调查,最终确认死者为受害人高先生,高在司法部门工作,出去几天没有音讯,且手机关机。家人在寻找无果后报警。但没想到,高会命丧东风渠。而更让高的家人困惑的是,高身上的几百元钱和手机不知去向。高的家人怀疑有人谋财害命。

  由于没有目击证人,警方破案陷入困境。但随后,警方从高的手机中,发现一个查询话费的信息。一个月后,警方通过该信息,用技术手段找到出租车司机张涛,并从张的老婆处找到该手机。张供述了拉乘客赚钱骗钱的事实。但不承认谋财害命。

  经过调查审讯,警方认定高是意外失足落水遇难。因张涛以绕路手段骗取高的车资170元,并拿走高的手机使用,遂对张涛做出拘留10天的决定。

  但高的家人认定,张涛是谋害高先生的凶手,希望公安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。由于没人愿意对高的死承担责任,一年后,高的家人向张涛等人提起民事诉讼。

  一审,法院判的哥承担30%的责任

  受害人家属认为,被告张涛利用被害人酒醉,多次有意欺骗被害人乘坐其出租车。在郑东新区农业路与如意路、黄河东路与东风东路、九如路附近,以多绕路为手段,骗取被害人现金170元,并将其手机拿走。被告张涛又在途中恶意甩客,将被害人置于荒郊野外,导致被害人在东风路与九如路东风渠处坠落溺水身亡。

  被告张涛违反运输公司的约定,以欺骗手段,在骗取被害人钱物后,中途甩客,将被害人置于危险境地,是造成被害人溺水而亡的原因,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。被告昌达公司作为被告张涛的雇主和所属单位,因疏于管理、监督之责,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。涉案车辆的车主、车辆合伙承包人,与该案亦具有直接的法律利害关系,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314640元、丧葬费13237元、精神抚慰金10万元,共计427877元。在审理过程中,原告将赔偿数额变更为296726.2元。

  此案经过两次审判后,今年4月20日,郑州高新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认为张涛作为服务行业从业者,对乘客负有安全保障义务,其在下雨的情况下,反复三次拉载处于醉酒状态的高先生,骗取钱财后,又将其手机据为己有,最后将其放置在距离东风渠不远的断头路上,使其处于危险状态。根据过错责任原则,综合考量,被告张涛应承担30%的责任,一审判令,张涛赔偿受害人家属各项损失14.37万余元。

  再开庭,谁该担责引发争议

  一审判决后,原告和出租车管理部门及出租车所有人提出上诉,张涛没有上诉。原告方认为,张涛和郑州昌达出租汽车有限公司赔偿原告的人身损害赔偿的比例,与被上诉人张涛故意侵害行为所造成的严重后果不符,应当提高赔偿比例;判令出租车所有人不承担责任是错误的。受害方认为,对方应负60%的赔偿责任。

  张涛一方认为,本案中,张涛并非高先生死亡的侵权人,无任何证据证明张涛的行为与高的死亡有关系,且高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,死亡原因系其醉酒后溺水导致。而我国法律也明确规定:醉酒的人应负完全民事责任。本案中,张涛的绕路、甩客行为仅属于道德问题,一审法院判令上诉人承担的补充赔偿责任没有根据。

  郑州昌达出租汽车有限公司方面认为,他们已尽到管理责任和义务,也不愿承担责任。

  出租车管理部门认为,张涛确实存在不道徳的行为。但不应上升到法律。应在张力所能及的情况下,给予原告适当赔偿。4个被告均不愿为此承担责任。要求撤销原判,依法改判。

  法院没有当庭宣判此案。

  针对此案,河南言东方律师事务所主任闫斌认为,正常情况下,如果醉酒的乘客在无人监护下乘车,出租车司机可以拒载,也可以中途终止客运服务。但中途终止客运服务后应如何处理,却没有相关规定。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可能就是拨打110报警,或直接将人送往附近的派出所。

  结合本案看,出租车司机骗人是一种法律关系,受害人死亡是另一种法律关系。但整体来说,出租车司机是有一定责任和过错的,他看到乘客醉酒了,乘客认不出回家的路了。在雨中反复多次,有意骗乘客坐其出租车,以多绕路手段,骗走乘客的钱,还拿走了乘客的手机。张作为出租车服务行业的从业者,对乘客负有安全保障义务。他应该认识到其行为的危害性。

刘芹律师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